谢开言叶沉渊床戏 自难忘——十年沉渊

2021-09-13 10:02 · 1zhushu.com

浮生一梦锦衾寒,杏花春雨笑流年。

她一梦十年,醒了竟发现浮生未歇;他筹谋十载,末了才发现流年易逝。十年之前,她心盲,只看见了他;十年之后,她眼盲,却看清了整个天下。
雪域冰川,无底炼渊,天高地远,永不复见。或许这才应该是他们最正常的结局,如果不曾有人炸开了冰川底层,放出了被他囚禁在冰墙里长达十年的她。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金戈铁马,家国天下,恩怨如玉碎。
和无数相爱相杀文的男女主一样,叶沉渊和谢开言,来自不同国家,立场相悖,政见相左。十年之前,她为他自愿脱离世族,入华朝做氓隶小民。她忍受三十刑杖之苦,穿过荒漠渡过百花毒瘴,遍体鳞伤来到他面前,被他冰封川底。此后,南翎国与华朝发生战乱,他亲领大军攻城,将她故族子弟逼入大海,令谢氏一族在一夕之间被覆没殆尽。
对他而言,她是不能得之就必毁之的障碍。她身中剧毒被冰封川底十年,醒来后眼盲失忆。他历经十年艰苦重整华朝势力,较之过去冷心冷情尤甚。为避免她阻挠他的统一大业,对权势和复仇的执念,令他不想放出她,甚至在得知她苏醒的消息时狠心派出随从追杀她,默许了让她从此消失世上。于是从这一刻起,曾经的情爱断绝,过往的烟云消散。十年前她错过一次,现在就必须拨乱反正。他已不再是她当初爱上的白衣王侯叶潜,她也不能再做过去开朗活泼随心所欲的谢开言。
再次相见,彼此已是陌路。如今他是大权在握离九五之尊只差一步的华朝太子叶沉渊,也是灭她故国害她五万族人与她不共戴天的仇敌;她是守护南翎遗民身负重任的“御羽一族”预备族长谢一,被无数子民争相誓死追随的谢族大小姐。一统天下是他的夙愿,为此他不惜发动数场惨烈之战,铁血手腕震惊朝野;太平盛世是她的追求,于是她千方百计逃脱他的追捕,屡次相助他国,以一己之力对抗华朝大军。
时间与空间交错,现在与过去相融。一次次的对立相杀,十年光阴流转,在国仇家恨面前,爱情不过是一场笑话,轻如鸿毛。肩上的责任没有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淡去,相反在岁月的变迁中愈发深刻。他选择了成为太子叶沉渊成就大业,她也必须成为谢族的族长谢一担负重任。可是甚少有人知道,十年前的谢开言,已经是叶潜的妻子。他与中毒垂死的她成婚,曾为她多年空悬妃位,给她披上皇后翟衣,温柔地抱着她,亲手把她沉入冰川底层,只因她身中奇毒,调配解药需要十年。十年光阴弹指一瞬,金笔玉册之上,她仍是他唯一的正妻。待他登基为帝,依旧只会立她为后。
只是,谢开言就是谢开言,叶沉渊果然是叶沉渊。他们可以有超乎普通人的爱恨,却没有常人的缠绵悱恻。
十年前,面对衰败的故土,她也曾努力挽救过,可奸臣当道,国主无能。面对国破家亡的无力,她安排一切后路,为的是带他离开这是非之地。她希望爱情与恩义两全,想着带走他避免两国开战,奈何毒发身不由己。十年前他没有应允,十年后他再无机会。在谢开言的心中,对国家的忠诚大过一切,可她忠的是国家的子民,天下的子民。在她中毒冰封的那段时光,他不但没有善待她的国人,相反谢族一脉几乎死绝,南翎的国民更被他视为贱奴。她无法理解他对残酷做法的一意孤行,他也无法被她口中的仁义道德轻易说服。于是十年后她终于看穿,放下爱情,亦开始算计他。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叶沉渊,他矛盾而纠结,深情又绝情。本以为他又是个虐女主的渣男,但其实只是一个即将为帝者为了伟业普通的割舍罢了。在他冷酷绝情的外表之下,掩藏着对谢开言的如斯深情。他并非不再爱她,否则他不会动用极端的手段强行将她绑在身边,不会在她一次次逃跑甚至为了他人伤害算计自己时仍想方设法抓她回来,更不会在她装疯卖傻时诱哄她宠溺她,对她百依百顺,事必躬亲。可是对立的身份背景,截然相反的政治立场,谢族五万子民的性命,就是他们之间难以跨越的天堑。裂痕一直存在,她曾经选择逃避,如今命无可避。他派人取她性命,以卓王孙的身份接近她,一度动过杀机;她算计他,利用他的感情,布下防线阻他军队……这场感情与执念的博弈,孰输孰赢?
谢一是才华横溢的不世将才,但一己之力回天乏术。他的铁骑踏破大江南北,即使她守住了那座孤城,也难以撼动大局。他胜了,她败了。自古成王败寇,当她的国主臣服在他的脚下,她终不甘叹惋。在他的条约之上,赫然写着要求她随他回到华朝,至死不得踏上北理国土一步,否则视作两国开战的预兆。他深谙她的弱点,明知这样她会恨他仍然做了。
她执意跪在他面前,装作看不见他眼中的沉痛,以降臣之礼向他拜服。她甘愿作为谢一身死,也不愿活着成为他的太子妃。又一次被迫离开故土,她走过曾经熟悉的家园,带着对谢族的愧疚投河自尽。心债已偿,所有人都安息。
爱恨恢恢,那些复杂的情感,会随着流水飘逝。上天厚待于她,她又一次未死失去了记忆,也由此见到了自己幸存的族人。天下已定,这一次,她终可以作为谢族无忧的大小姐回归世族,寻回迷失的安宁。而他似乎有所感悟,再次寻来时换了个身份,放下高傲的身段,一步步引君入瓮,忍受她当年为他承受的三十刑杖,终于以最正式的礼节迎娶她,弥补了多年的遗憾。
众人皆有了归宿,中原虽分两国,子民却能融合在一起,或许柔力能化解所有仇恨。恢复记忆的她终于窥破心魔,随他回到了太子府。

冤孽冤孽,孽缘也是缘。此去经年,前后十多载的岁月,她两次都嫁给了他,该是缘分了吧。
杏花开了,爱情可以结果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