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同时被两个男人舔B 被2个男人干啦!一晚上(3)

2021-09-13 16:48 · 1zhushu.com

  “很快就不是了。”君墨寒冷哼,借着火光看了一眼苏若然。

  站在君浩天身边的管家拧了一下眉头,下意识的看向了君浩天,也明白,今天君家也不会太平了。

  这大房和二房对峙多年,早已经撕/破脸皮,今天借着苏若然,可能要彻底的暴发了。

  君浩天气愤难当,他这绿帽子戴的天下皆知,此时被君墨寒这样羞辱,更是无法淡定了,手已经按到了剑柄上,准备大打出手。

  “浩天!”这时,君老太太却大步走了过来,由两个丫鬟扶着,手里的拐杖用力的敲在地上,青着一张脸,显然也听说了苏若然失踪一事。

  此时更是抬眼就看到君墨寒亲昵的抱着苏若然,更是气得七窍生烟。

  鼻子不是鼻,脸不是脸,五官都已经扭曲了。

  “老祖宗!”君浩天一僵,没想到,君老太太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一边狠狠瞪向他身后的管家,管家有苦难言,他真的什么也没做!

  君浩天忙上前扶了君老太太,将她扶坐了在了正位上。

  而君墨寒还是抱着苏若然,无动于衷。

  君老太太很生气,抬手推了扶着她的君浩天,一脸的嫌恶。

  让君浩天心里没了底气。

  只能暗自握着拳头,又不敢发作。

  “苏若然这样的贱/人,你娶回来做什么?”君老太太破口大骂,即使知道君浩天是有目的的将苏若然从苏家接回来,此时也无法忍受了。

  特别是亲眼看到君墨寒抱着苏若然,眼珠子都快从眼眶里冒出来了。

  通红通红的。

  君浩天本来还想着今天能留一丝余地的。

  至少得利用这一次的机会,把经文的下落弄出来。

  可是君老太太的出现,打乱了他的一切计划。

  这时六音不知从哪里走了过来,直接站到了君墨寒的身后,一边点了点头。

  “还有老二,你这么不知羞耻,竟然抱着自己的大嫂,真丢你们二房的脸面。”君老太太看到君墨寒,更觉得气息不顺了,说话一点也不留情。

  “不用老祖宗操心,这是二房的事。”君墨寒冷冷回着,对这个老太太,他一点也不感冒,甚至一点多余的表情都没有给她。

  语气都是那么薄凉。

  君老太太气的捶胸顿足,手中的拐杖用力敲在地上,敲得“砰砰砰”直响:“不知羞耻,浩天,休了这个贱/人,现在就写休书。”

好想同时被两个男人舔B 被2个男人干啦!一晚上

  什么苏家的财宝,她现在根本无法接受眼前这一幕。

  所以,不顾一切的尖声吼着。

  “老祖宗,消消气,消消气。”君浩天忙抬手给君老太太拍着后背顺气。

  他的眉头也拧成了一条麻绳一样。

  心下也疑惑,是什么人把君老太太给请到这里来了,这根本就在破坏他的计划。

  眼角余光看了一眼君墨寒,此时,他也坐在了一把椅子上,怀里就那样抱着苏若然,根本不避嫌,一脸的坦荡。

  还真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君老太太瞪着君浩天,气不打一处来:“今天,不休了这个贱/人,老身就进皇宫向皇上讨个说法,老身这脸已经丢尽了,不想把君家祖宗的脸都丢了。”

  再怎么说,君家也是阀门世家,在这大魏有着举足轻重的势力。

  “孙儿明白。”君浩天恨恨咬牙,却只能忍着怒意应了:“孙儿这就写休书。”

  休书两个字更是说的极重,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

  他这样倒是拖住了君墨寒,只可惜,计划还是不能完全实施。

  这时,君老太太才缓和了一丝情绪:“大婚当日就该休了这个荡/妇!”

  还恨恨瞪了一眼君墨寒。

  她每每看到君墨寒端着家主的身份与她平起平坐,就会觉得膈应,这个与君家没有一点血缘关系的人,竟然掌握着整个君家,她当然是恨意难平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