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会时在桌下帮他含,老板我们去卫生间做吧

2021-09-13 20:47 · 1zhushu.com

到了卫生间,嫂子让我先进去,然后,我发现她悄悄的把关上的门给打开了一条缝!

嫂子居然在偷看我!

我发觉嫂子在偷看我,但我不能说破呀!

难道,我的尺寸吸引了嫂子?

听村里人说,女人就喜欢男人的本钱大,那样,她们才有充足感。不过,我没法理解,因为我还是一个童子娃儿。

既然嫂子想看,那我就成全她吧!

于是,我故意侧着身子,然后扒下了裤头。

在看到我那里的时候,嫂子的表情非常的惊讶,似乎因为我那里的尺寸完全超过了她的想象,眼神中流露出有一种说不出的渴望。

被嫂子这样看,我下面涨得厉害!

嫂子眼紧紧的盯着我,竟然两只手摸起了自己身体下方,表情非常的迷离,这太香艳了!

尿完之后,我走了出去。

嫂子把手里的蚊香递给了我,然后走了进去。

回到屋里,点了蚊香,我再次躺下。

可我更睡不着了。

我没想到嫂子居然在房间里看那个!

那个应该就是人们常说的小电影吧?

她还在上卫生间的时候偷看我那里!

我越发断定嫂子是一个欲望强烈的女人,而我哥现在不在家,她只能像我一样用手来解决问题了。

要是,我能变成嫂子的手就好了呀!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吓了我一跳!

要知道,这个手机是嫂子今天才送给我的,是一款盲人专用的手机,可以通过语音功能使用。

而我手机上只有我嫂子还有我父母的手机号码。

我赶紧拿了过来,一看,是嫂子打来的!

这个时候已经是深更半夜了,她打给我做什么?

没有多想,我接了电话。

“金宝吗,我是嫂子!”嫂子的声音响起来,有点急切。

“嫂子,你还没有睡呀!”

“不好意思,金宝,把你吵醒了,你能来我屋里吗,我有点事!”

这个时候,叫我去她屋里,有点事?

我心里有些困惑,但更多的是期待,难道嫂子看小电影,受不了了,让我去当她的手?

心里想着,我答应了一声。

再次来到嫂子的门前,一推,门开了。

“嫂子,我来了。”我轻轻的说了一声。

嫂子正坐在床边,还是光着身子,不过,电视已经关了。

她走过来,把门关好,然后,把我拉到床边。

“嫂子,啥事啊?”

我一边说着,一边‘正大光明’的看着嫂子。

由于瞎了这么多年,我的上眼睑和下眼睑差不多粘在了一起,虽然现在看得见了,不过也就是一条缝,别人是看不出端倪的,平常我还戴着墨镜呢!

和嫂子近在咫寸,她身上纤毫毕现,那视觉的冲击比刚才在卫生间外偷看还要强烈!

我情不自禁的夹紧了双腿。

嫂子欲言又止,脸已经红了!

我更加莫名其妙了,但我又不能说出来。

“嫂子,倒底啥事呀?你说呀!”

“金宝,是这样的……”嫂子表情很怪异,说话吞吞吐吐,“嫂子,不小心把黄瓜放、放到身体里去了,结、结果断了,有半截卡在里面取不出来了!”

嫂子的表情像要哭了似的,整张脸红得像苹果!

我心里‘咯噔’一下,一时间没有明白她的意思,但我的余光瞟向床头柜,看到盘子里还有半截水淋淋的黄瓜!

“嫂子,你说啥,黄瓜放到身体里去了,卡住了?卡在喉咙上了?”我下意识的看向她的咽喉,但是并没有看出异样!

要知道盘子里只余下小半截黄瓜,要是大半截卡在喉咙上,不可能看不出来。

不过,她一个大人,怎么可能把黄瓜囫囵吞了呢?

看我一本正经的样子,嫂子真的快要哭了!

“不是的,金宝,黄瓜没有在喉咙上,是、是在我下面!”说这话的时候,她不自觉的张开了腿。

我脑袋‘轰’的一下!

我突然打了个激灵,难道嫂子把黄瓜当成男人那个了?

我想起来了,前两天,我去村里的小卖部买醋,村长的儿子方大庆对小卖部老板娘林翠花说,她男人没在家,她只能用黄瓜止痒,结果被林翠花给骂了一顿。

当时,我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呢!

现在,我算是明白了。

乖乖,这黄瓜原来还有这个妙用啊?

“嫂子,你……”我不知道怎么说了。

嫂子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羞羞答答的说道:“金宝,你不要乱想,嫂子是个女人,有正常的需要,你哥已经走了好几天,所以,我才……嫂子不是坏女人,你以后会明白的。”

“嫂子,我知道你是好女人,可我要怎么帮你,我看不见啊!”我一脸无奈的表情,心里却是激动无比!

嫂子以为我是瞎子看不见,我却可以趁机看个仔细啊!那可是女人最神秘的地方!

我听说,男人和女人办事儿,就是男人把家伙放到女人那里去!

“金宝,你千万不要把这事儿说出去,父母也不行!否则,嫂子丢死人了。”嫂子低着头说道。

“放心,嫂子,我肯定不会说出去!”我信誓旦旦的说道。

“哎,幸好你看不见,不然,嫂子真是羞死人了。”嫂子抬起头来,又期期艾艾的说道,然后,就抓住我的手,把我的手放在了那处,然后,她自己躺了下去。

“金宝,就在那里,你、轻点伸进去。小心,别、别再弄断了!”她的声音已经低得像蚊蝇。

我激动的一颗心快跳出嗓子眼了!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欣赏女人的身体,而且还是我的嫂子,如初生婴儿般娇嫩的肌肤,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幽香,更刺激的我几欲发狂!

“知……知道了,嫂子。”我结结巴巴的说道。

一股淡淡的异香弥散在空气中,这种香味让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结果全喷在嫂子身上了。

“不好意思,嫂子,我、我有点激动!”我的手慌忙在她身上胡乱抹了几下。

嫂子‘嘤咛’一声,“快点,金宝!”

“好,好!”

我的手抖得厉害,探索了一下,然后伸了进去。

“嗯……”在我将手指伸进去的同时,嫂子猛的一下夹起了腿,嘴里也发出了一声荡人心魂的呻吟。

“咦……在哪呢……怎么找不到了……不对……好像摸到了……”我有心多享受一会,于是不老实的在嫂子身体里不停地搅动着。

但毕竟眼前的是自己嫂子,我也不好做的太过了,于是捣鼓了几下,我就摸到了黄瓜,夹住了它。

我的手缓缓向外抽出,伴随而来的是嫂子越来越高亢的低吟。

“金宝……”嫂子在床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勾起头来勉力的看着我,只是本来想要解释的她,在看到我裤子的隆起以后,却仿佛跟中了定身咒一样,长时间没有开口,甚至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

我听声音就感觉嫂子像虚脱了一般,不过,她表情很是愉悦啊!

“谢谢你,金宝。”几秒过后,反应了过来的嫂子有气无力的说道。

显然她是想避开我之前的问题。

“哦,那嫂子,这黄瓜你还要吗?”对这方面我也不懂啊,只好呐呐的说道。

嫂子坐起来,脸上红霞飞舞,“当然不能要了。”

她从我手中抢过黄瓜,“谢谢你了,金宝,。”

我点点头,站起来。

嫂子的目光又落在我下身。

嫂子舔了舔嘴唇,犹豫了半天她对我说:“那个…金宝,你在镇上诊所里学的按摩吧?”

“对啊!”我连忙回道。虽然我没法学木匠,但是作为一个瞎子,这几年来,我一直在镇上一家诊所跟一个老中医学按摩。

“那你给嫂子按摩一下吧,让嫂子看看你的水平怎么样!你哥走之前说过等他回来要在城里开一家休闲娱乐的店,到时候再把你带上。”

嫂子直接就把手给放在下面,不停地用手在那里按来按去的。

我浑身激动了起来!

我哪里会不同意,况且嫂子说的话也是真的,在我哥离开之前就说了等回来以后,他会在城里开一家休闲娱乐的按摩店,我嫂子之前在城里一家养生会所当大堂经理,对这一方面应该很专业。

现在也正好是检验我手艺的时候了。

于是,我就点头说:“好啊!

准备了一下,我就说:“嫂子,你躺下吧,试试我的手艺。”

“嗯,好的。”见我同意,嫂子就很听话的趴在了床上,她穿得衣服很贴身,所以,身体的曲线很诱人,特别是那个高高隆起的屁股,

我狠狠的咽了口口水,下面不争气的又抬起了头。

“金宝,你先随便按一下吧!”

趴在了凉席上,嫂子还有些放不开,没有直接让我按她那里,就一副要考我的样子说道。

“好的,嫂子!”在我眼里嫂子的身体不论任何地方都对我有着极大的吸引力和探索欲望。

这依然让我兴奋不已。

我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欲望,开始给嫂子按摩。

我从头部开始,很卖力的按摩。

说实话,我学中医按摩好几年了,现在已经出师了。在诊所,师父忙不过来的时候,我就上场。

“金宝,你这手法很不错呀!”嫂子的脸埋在枕头底下,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