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喜这么多水还说不要,爸爸好坏每晚都要

2021-09-13 22:06 · 1zhushu.com

他的老手由于经常泡在水里,所以不是很粗糙,反而也很温润。

配合着润滑油,老刘开始在她的大腿上左右开动,双手套动着她的双腿,每一次划过她的双腿,陈晴晴的脸上都写满了舒服,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她已经低吟出声了。

“啊……”

老刘大惊,急忙试问:“晴晴,是不是刘叔弄疼你了?”

“没……没有……刘叔,你继续按吧!”

接到命令,老刘继续左右开弓。

“啊……”

可能是太舒服了,陈晴晴夹紧的双腿终于松懈了,她的腿竟然缓缓地张开,还抬起来了。

“唔……”

老刘的心已经在呐喊,他猛地发现,陈晴晴竟然没穿底裤!

那双腿间景色,完全呈现在老刘的面前!

那娇嫩的模样,以老刘几十年的经验,完全可以断定她是个雏。

而此时,陈晴晴竟然还没意识到老刘在偷看她,还看的那么仔细。

“晴晴,感觉怎么样?”

老刘卖力的揉捏着她身上嫩滑的肌肤,一边更她唠嗑。

“啊……刘叔,你这手法真好,真舒服……”

这软绵绵的声音,加上着如雪般的玉腿,简直令老刘神魂颠倒了。

“是不是不疼了?”

“恩……”

陈晴晴娇吟出声了,她已经遏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哪有少女不怀春,陈晴晴现在也浑身燥热难耐。

陈晴晴不经回想起自己摔倒后,红唇印在了老刘两腿之间的场景,嘴唇上那坚硬的触感,陈晴晴的身体就如同过电般,难以抑制的抖动。

一股暖流经小腹,向下奔腾,陈晴晴明显可以感觉的到,那里已经一片泥泞。

每次老刘的手在她大腿内侧经过,都会出现了一种别样的感觉。

几分痛痒之中,夹杂着说不出的舒服,让她不自觉的叫出了声。

“啊……”

老刘又不是傻子,他自然知道,陈晴晴这是有反应了,只要自己加把劲,她肯定抑制不住想破掉身子的冲动。

“怎么了?晴晴,疼吗?”

老刘明知故问,就是为了让她乖乖接受自己。

“不……不疼,刘叔……不要停。”

被老刘挑逗的心思紊乱,就连嘴也不听使唤了,那些本不想说的话,也半推半就的说了出来。

“那刘叔轻点,用个柔和点儿的方式!”

说着,老刘又把润滑油倒在了陈晴晴的腿上,那肌肤本来就滑嫩,现在有了润滑油的滋润,就显得更加娇嫩,简直吹弹可破,每次划过她的大腿,就会随之颤抖。

人本身就是贪心的,老刘也不例外,他觉得这么占便宜还不满足,竟然把裤子脱了下来。

那早已经蠢蠢欲动的东西终于现世,冲破了束缚,那昂首挺胸的模样,表现出了它的迫不及待。

只不过,房间里只有两人,陈晴晴又戴了眼罩,根本看不见。

“刘叔要轻点了啊!”

按了这么长时间,老刘也知道,陈晴晴的腿弯处是敏感点,每次划过,她脸上的表情就会一变,所以他打算从陈晴晴的腿弯处下手。

“晴晴,你弓腿,要不然刘叔按起来不方便!”

“恩……”

陈晴晴已经沉迷其中,无法自拔,我说什么她都听着。

所以,她乖乖的听话,把腿弓了起来。

老刘更加不客气,借着润滑油的滑腻,当即把滚烫的那话抵在了她的腿弯处。

“啊……”

果然很敏感,陈晴晴竟然娇喘起来。

“怎么样?感觉有没有好点?”

老刘兴奋极了,她竟然丝毫没有反抗,还沉迷于其中。

他知道自己的机会要来了!

“好……好……刘叔……你再多按按这儿……好舒服……我的腿弯超敏感……”

陈晴晴的呻吟已经彻底让老刘沸腾了,用又硬又烫的话儿在她的腿弯处进进出出,紧密的结合。

“晴晴,感觉怎么样?”

老刘已经忘我了,他已经想好了,今天不管怎么样,都要泄出这股邪火,哪怕是陈晴晴发现了,自己也要强了她。

下一刻,她的小腹剧烈的抖动起来。

“刘叔……对不起……我尿床了!”

陈晴晴有点尴尬,她的腿弯实在是太敏感了,这也让老刘越来越喜欢这个小妞了。

“没事!”

老刘又开始胡扯了,他笑呵呵的解释着:“晴晴啊,这是正常的生理现象,刘叔年轻的时候学过专业的按摩,那些按摩店的技师,都有这样的功力,你慢慢享受就行了!”

“啊……好……”

乖乖!

这小妞竟然又信了老刘的鬼话,这简直就是顺着老刘挖的坑就往里跳啊!

“那刘叔继续了啊!”

说着,老刘再也不客气了。加快了速度。

“啊……”

“刘叔……我又忍不住了……我……我想看看你用什么给我按的!”

这时,陈晴晴想要揭开眼罩,但老刘马上按住了她的手,还笑道:“晴晴啊,你再忍一会儿,刘叔给你看好不好?”

“好吧!”

陈晴晴回答的很勉强,这眼罩戴的她很不舒服,总是有一种神秘感。

老刘心里悬着的大石头也放下了,她要是把眼罩摘下来了,那自己做着一切不就前功尽弃了吗?

“啊……”

正当老刘继续着动作时,可能是太过于敏感,陈晴晴疯狂扭动着她水蛇般的小蛮腰,以至于本来围在身上的浴巾突然脱落,那莹白如玉的肌肤几乎让老刘流鼻血了。

那硕大的胸脯,全貌终于展现出来,一阵阵的颤抖。

“啊……刘叔……你的手法太好了……”

陈晴晴还在颤抖,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完全走光了,现在的她,就像个勾魂夺魄的小妖精。

“晴晴,忍住,马上就好了!”

受到这么大的刺激,老刘有点把持不住了。

下一刻,他猛地浑身绷紧,惊洪如决堤般飞溅到陈晴晴的毫无赘肉的白肚皮上。

谁能想到,一个接近五十的老家伙,竟然还有这么多的产量。

“啊……好烫啊……”

这时,陈晴晴终于忍受不住,她揭开了面罩,老刘所做的一切都被她尽收眼底,他竟然......

他可是自己萍姨的朋友,怎么能对自己这样,简直就是畜生!

“刘叔,你……你怎么能这样?”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