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人一起换着做刺激,男朋友叫了两个朋友上我

2021-09-14 11:05 · 1zhushu.com

当老师时可是我们的校花,连小屁孩都写情书给她呢。”

我从董阿姨的话中似乎听到了酸楚,想来也是,董阿姨是个艳丽的女人,自然不希望有人盖过她的风光,我说:“那估计写给你的人多吧,我的大玉兔阿姨。”

说着扔掉手机将一只手伸进去摸着董阿姨柔软的木瓜奶,董阿姨也不阻拦。

董阿姨“嗯哼”一声,用手摸着我的胸膛,然后慢慢往下探,一边游走一边说:“也就那样吧,其实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姨妈,命好,嫁了个百依百顺的好老公,又有个争气的女儿,到头来还得了你这么个好外甥,你说同样是女人,怎么差别这么大。”

她的话冷冷的,让我听不出任何感情,以至于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决定打断这个话题,一边用力的揉着董阿姨的玉兔,一边感受到董阿姨的手已经探到我的下体,我说:“不管怎么样,我觉得董阿姨比我姨妈有趣,至少有一点你比我姨妈强,就是你睡了我,而她没有。”

董阿姨被我这话逗得哈哈大笑起来,她凌乱的头发下,眼神显得异常的妩媚动人。

我刚刚的愧疚和自责,瞬间被这妩媚给吞噬了。

我感受到董阿姨柔嫩的手掌传来的温度,再次蠢蠢欲动起来,我也用力揉着她说:“阿姨,我又想要了。”

董阿姨手没停着,说:“恩,阿姨也想要你了。”

我说:“阿姨,我想你穿丝袜让我弄。”

董阿姨说:“好啊,阿姨刚才答应你的肯定不会食言的,你去洗个澡,我马上就穿好了,等下阿姨让你好好的舒服一番。”

说着的同时,轻轻用力的捏着我。

虽然此刻就很想把董阿姨掀起来,但为了接下来的好戏,我决定还是忍一忍,遵从董阿姨的意思,松开捏着董阿姨的手,也不顾她还握着我,迅速的爬起来去了浴室。

因为已经膨胀的不行,我急不可耐的打开喷头,随便冲了一下,抹了沐浴露冲干净后就将浴巾别在腰间出去了。

一出去,发现董阿姨已经穿好了衣服坐在床边。

我走过去说:“阿姨,你速度够快嘛。”

阿姨妩媚的笑到:“你小子也很猴急嘛,洗个澡这么快,小弟弟洗干净没有啊,没洗干净没有奖励的哦。”

说着站起身来,我这才细细的打量董阿姨,她穿了一身黑色的套装,上半身是西服,里面配一件白色的衬衫,扣子系得紧紧的,但给我的感受是里面的两个随时都会把扣子崩坏跑出来,下半则是短裙,将她包裹得把曲线显得淋漓尽致,虽然只是看着前身,但我都能感觉到她的后面,大屁股被裹成什么样,真是别有一番滋味。

唯一让有点失望的是,红色的高跟鞋和短裙中间并没有丝袜。

我悻悻的说:“阿姨你骗人,不是说穿丝袜的吗”董阿姨噗嗤一笑,凑过来拉着我的手说:“你个小傻瓜,你自己摸摸,这是不是丝袜。”

我闻着董阿姨浓浓的香味,一阵恍惚,再仔细一看董阿姨的美腿,才发现因为灯管太暗,董阿姨的丝袜并不明显,但我还是假装没看清楚的弯腰去摸了一下,说:“哈哈,我近视眼,所以刚才没看清,阿姨你就穿这身过来的吗,不冷啊这大冬天的。”

董阿姨说:“没骗你吧,我外面穿了件大衣的,不然得冷死。”

说着就将我别在腰间的浴巾快速扯掉,董阿姨见到此番模样,花容失色的笑个不停。

我也不顾这些,捧着董阿姨的精致的脸蛋,将双唇贴上她那性感的两瓣纯,她迅速的回应我,将舌头伸进我的嘴里,和我的舌头相互纠缠起来,董阿姨一手下探至我的下方,轻轻的弄着,一手逗着我。

我感受到她愈发沉重的呼吸声,我的手也没闲着,一手摸着她的秀发,一手透过衬衫摸她的胸部,因为穿了胸和衣服的缘故,她显得圆又大,完全不似脱了罩下垂的模样。

就这样大概纠缠了一分多钟,我已经用一只手将董阿姨的小外套脱了,并且将她的衬衫扣子也扯开了几个。

而董阿姨帮我套弄着小弟弟,以至于她的手上全是我的水。

直到董阿姨喘不过气来,才将舌头离开我的嘴里,和我四目相对,那眼神格外的柔情似水。

她示意我躺在床上,温柔的说:“小子,让我好好的伺候你,让你终身都忘不了我。”

我听从董阿姨的指挥,乖乖的躺在床上,像一只待宰的羔羊。

董阿姨半跪着趴在我身上,一手弄着我,然后对我进攻,我哪里受的了这种伺候,不禁“嗯哼”起来,董阿姨时而亲吻时而轻咬,她偶尔抬头看着我,一脸的满足。

而我的双手除了摸着她的秀发,毫无用处,我看着她衬衫里面那被黑色的网纱边纹罩包裹的大半个,想摸却摸不到。

良久,董阿姨温柔的小嘴离开,慢慢的舔下去,我的整个胸膛都是她的口水,一直舔到我那浓密的毛发处,董阿姨才停下来,跪在我的双腿之间,一只手依然不离开我的下体,另一只手则轻轻抚摸我的大腿两侧。

董阿姨温柔的说:“让阿姨好好伺候你哦,以后一定不要忘记我。”

我看着董阿姨嘴角边的扣税,才想起来董阿姨似乎不再自称姨妈,也不叫我儿子了。

我说:“好的,快点吧阿姨,我快要死了,受不了。”

董阿姨冲我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然后将那樱桃小嘴凑到顶端。

她的刘海掉下来,这样看过去显得格外的美丽动人。

董阿姨试探性的伸出舌头触碰我的龙头,这使得我的全身一颤,她感受我的反应,冲我眨巴着眼睛,然后又继续这样试探着触碰了几次,我哪里受得了,起身半躺着双手抱着她的头。

董阿姨识趣的不再挑逗我的龙头,用舌头去舔我的蛋,舔下体的四周,一直整个下体和蛋都沾满了她的口水,她才温柔的说:“现在进入主题了哦。”

没等我答话,就用她那美丽的小嘴,含住了我的小半个龙头,让我一时无以言表,彷佛置身于暖暖的汪洋中。

董阿姨一手玩弄着我的蛋蛋,一手揉着我的屁股,时而缓慢时而快速的用小嘴套弄着我的下体,想来董阿姨以前也没少做这些,所以好几次感觉我的龙头顶到她的喉咙。

她的嘴巴鼓鼓囊囊的,让我有冲动,然后她都能明显感觉到我的变化,迅速吐出来一半,并稍稍用力的握着我的两颗,阻止我要的冲动。

不一会儿,我就全是董阿姨的口水和我分泌的液体混合物包裹。

我哪里受的了这些,也不肯闲着,赶忙示意董阿姨将下半身转过来,董阿姨倒很配合,嘴里含着我的下体不肯离开,转了大半圈之后,两腿跪在我的脑袋两侧,将穿着短裙和丝袜的下体呈现在我的面前。

我迅速将董阿姨的短裙脱去扔到一旁,她的一个高跟鞋被短裙蹭掉了,另一个还在穿着丝袜的脚上。

我一手揉着董阿姨的大股,一手轻轻的抚摸着董阿姨,原来董阿姨并没有穿子裤,而是直接套上了丝袜,我将手指伸到董阿姨的“蝴蝶”处,透过丝袜摸到董阿姨的湿润,情不自禁的轻轻往里按,董阿姨嗯哼一声,我感受到来自她口腔深处的用力。

慢慢的揉了一会儿,我开始用舌头舔董阿姨那湿湿的地方,透过网状的黑丝,我还是品尝到了咸咸的感觉,而董阿姨允我也用力了。

我顾不得其它,把丝袜扯开了一个口子,然后一用力,顺势把裹在董阿姨大屁股的丝袜扯成两半,董阿姨那黑红的“蝴蝶”刚好在我眼前,我透过暗黄的光,看到阿姨的毛发上泛着晶莹的水珠。

董阿姨嗯哼的嘟哝了一句:“流氓。”

嘴巴还是不肯离开我,我见董阿姨并不生气,双手轻轻的将董阿姨的“蝴蝶”掰开,里面的嫩肉以及嫩肉上的水,让我万分激动,我用手指沾了沾董阿姨“蝴蝶”里的水,然后去触碰董阿姨,董阿姨“啊”的一声,全身一颤。

董阿姨说:“你个坏蛋,就知道作弄人家。”

听到董阿姨这种口气说话,我全身都酥酥的,也不搭理她,将一根手指在董阿姨的“蝴蝶”口转了几圈,然后顺势插了进去,董阿姨舒服的嗯哼起来,然后又含着我的下体,套弄起来。

我被董阿姨伺候得像千万只蚂蚁在身上爬一般,将手指抽出,也用舌头去试探性的伸进董阿姨的“蝴蝶”,董阿姨似乎很受用,但董阿姨下体咸咸的味道,让我无法忍受。

再想到董阿姨刚刚没洗澡,也不知道这味道里,有没有我自己的子孙,这么一想,我还是和之前一样,将食指插入董阿姨的“蝴蝶”抽送,感觉董阿姨屁股扭动得厉害的时候,我将中指也插进去了。

董阿姨“蝴蝶”里面,全是水,我的手指感受到那温暖的同时,也感受到里面的乾坤。

这样大概互动了五六分钟,董阿姨终于忍不住吐出我的下体,对我说:“小张,让阿姨舒服吧,阿姨想要你的下体。”

说着转过身来,我的手指离开董阿姨的“蝴蝶”,她正对着我。

我说:“好。”

然后抱着董阿姨那还套着两半丝袜的大屁股,让她跪在我的上方,董阿姨急不可耐的抓着我的下体,那上面已经全是她的唾液,然后迅速的在自己的“蝴蝶”处蹭了几下,便“啊”

的一声,一屁股坐了下来,我的下体再次回到这暖暖的海洋中,然后董阿姨自顾的将身上的白衬衫脱了下来,再将黑色的奶罩也扯了下来,两个肉球像瀑布一样掉了出来。

不得不说,董阿姨确实是个性爱高手,在之后的大半个小时里,她带我体会了前所未有的欢愉。

我们尝试了很起来抱着她美妙的大腿,她的小腿勾着我的屁股,她像个孩子一样挂在我的身上不停抽送,我们也尝试过两人相互站着,我抱着她的一条腿然后狠狠抽插她的“蝴蝶。”

但董阿姨和我最喜欢的,似乎都是我从后面进入她的身体,包括她跪在床上,我跪在她后面狠狠抽插,然后打她那大屁股,透过丝袜打她的屁股,别有一番滋味,而她也因为这个姿势泄了几次,我能明显感受到她的“蝴蝶”里全是淫水。

最后让我们真正爆发的,是董阿姨穿着高跟鞋,站在那里翘着屁股,而我从后面进入她的身体,双手抱着她的两个木瓜奶,蹂躏着,董阿姨转过头来伸出舌头,艰难的和我接吻。

因为我的动作过于激烈,以至于接吻一会儿就会因为我的勐烈撞击而分开,但我们依旧乐此不疲,直到我。

当我再一次,董阿姨累瘫了,直直的扑倒床上,而我因为抓着董阿姨的缘故,也扑倒了董阿姨的的后背上。

我那渐渐软却的下体,压在董阿姨还穿着破烂丝袜的腿上。

我听到董阿姨沉重的喘息生,久久未能平复,她反手摸着我的头发,满足的闭着眼睛。

理智再一次让我愧疚起来,以至于我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

我说:“我去洗个澡。”

也不顾董阿姨是否答话,将她的手从头上拿开,兀自一人去了浴室。

浴室里,我将头埋在花洒下,水开到最大,以至于我一度无法呼吸。

我彷徨了,害怕这些事情被姨妈和刘慧知道。

将身上的每一个地方都用力的搓洗一番,我才平复心情出了浴室。

董阿姨似乎睡着了,依旧是之前的那个姿势,赤趴在床上,此刻我看着她那略显臃肿的体态,又不免觉得自己无情,走过去将被子盖在她身上。

董阿姨被我弄醒了,惺忪的睁开双眼,翻过身来,柔声说道:“太累了,好久没这么舒服过了。”

我说:“那你在这里休息一个晚上吧,我得回去了。”

董阿姨撒娇的说道:“再陪一下人家,好吗。”

我说:“还是算了吧,不然家里人会怀疑的。”

说完穿好衣服,整理好东西,董阿姨见挽留我也没有,便不多说话,只是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我。

一切收拾妥当之后,我背上包。

董阿姨有些不舍,然后又撒娇的说道:“亲我一个,临别之吻。”

看着董阿姨那妩媚的表情,我却提不起兴趣,我强装欢笑的说:“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你说是吧,拜拜。”

董阿姨说:“好吧,拜拜。”

她落寞的眼神让我心生歉意,但我还是假装潇洒的打开门走了出去。

晚上回到家,多少肯定是有点心虚的。但我脸上还是假装镇定。

董阿姨在微信上找我,不过我有些敷衍的回复。

我在想,如果自己用小号加姨妈,然后跟姨妈聊天,会发生点什么呢?

我想起很久以前用过的一个微信号,虽然很久没用,但我几乎所有的账号密码都一样,所以很快就登录了上去。

我满怀憧憬的添加了姨妈的微信号,过了一分钟,还是没反应。我发了个“你好”,继续添加。又过了一分钟,依然没反应。我发“长夜漫漫,可否聊聊”

继续添加,依然没反应,我知道这时候姨妈肯定没有入睡的,因为我刚刚进自己的房间时,透过门下看到她并未关灯,不免有挫败感。

但很快自我安慰,是不是姨妈在看书没注意,直到过了十多分钟后,依然没有得到回应,我才意识到,姨妈是那种保守的女人,不喜欢与陌生人打交道,所以肯定也不会乱加陌生人的微信。

这样想我不免心烦起来,要是姨妈和董阿姨一样,性格开放一点该多好啊。

差不多十一点了,直到听到刘慧关了电视要进来。

刘慧以为我早早睡着了,用手握着,自言自语的说:“傻老公,真是委屈你了。”我在旁边听着,一股内疚袭击心头,但还是继续装睡着。

不一会儿,刘慧便沉沉的睡去,听到她均匀的呼吸,我辗转难寐,拿起手机,姨妈依然没有添加我。

紧接着,想着与姨妈近期发生的事睡去。

梦里我梦到姨妈在轻声的抽泣,我心疼的问她为什么哭,姨妈却不搭理我,我要伸手去抚姨妈满是泪水的脸蛋,手和胳膊却感觉像触电似的疼痛,然后姨妈的脸若即若离,因哭泣而红彤彤的脸蛋,让我心痛万分,慢慢的,我看着姨妈的脸蛋逐渐虚化直至消失不见。

醒来之后,刘慧不在身边,想来应该和往常一样早早去了公司。

我想着昨晚的梦,怅然若失。然后快速的套上衣服,去客厅,没看到姨妈,姨妈的房间门打开,也不在里面。我顿时焦急起来,想着昨晚的梦,肯定不是一个好兆头。

我拨通姨妈的手机,迟迟才接通,我急躁的问道:“姨妈你在哪里。”

电话那头传来姨妈温柔的声音:“小张,怎么了,姨妈在买菜呢。”我感觉所未有的放松,一直以来我是个急性子的人,而似乎只有姨妈能让我的平静下来。

我说:“没事,只是做了个梦,梦到姨妈离开我了。”

姨妈说:“傻孩子,姨妈怎么会不要你的呢,别多想了,你洗漱没,没有的话快去洗漱,姨妈马上回家了,给你带了好吃的早餐。”

我说:“好的。”挂了电话去洗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这么依赖姨妈了。我苦笑一声,不知道这是好是坏。

洗漱完毕之后,姨妈刚好回来了。

姨妈换了鞋子走进家门,脱下穿着的红色毛呢长外套,边脱边说:“还是家里舒服,外面越来越冷了,这北京的天气,让人受不了。”

我说:“姨妈,现在你就叫冷了,那再过两个月还得了。”

我看着姨妈脱下外套,一件白色的针织衫,将两个很好的展现出来,黑色的西裤,让姨妈的腿看起来也长了,不由得心生荡漾,难受了。

姨妈说见我盯着她,说:“发什么楞呢,没看过美女啊。”

说完之后,自己呵呵笑了起来,脸上也泛起了红晕,要是以前,估计姨妈说出这个,整个脸都红到耳朵根子了,要是以前,估计姨妈也不会说这个话吧。

我说:“是啊,姨妈你身材这么好,还不让人看啊。”

姨妈说:“别贫了,快去吃吧,凉了不好吃”,然后嘟囔着:“我到北京来,天天在家待着,都吃胖了。”

还别说,姨妈来了这么久,确实比刚来那会儿胖了些,脸色也有血色。我说:“是啊,胖点好,这样多好看啊,显得年轻。”

说着走到沙发是,把早餐放在茶几上,打开一看原来是馄饨,香气扑鼻,让我感觉也没刚才那么挺了。

姨妈说:“我还打算练瑜伽,减肥。”

我说:“姨妈,我看您就是闲的,这个身材挺好的,我很喜欢啊,太瘦了不好。”

姨妈说:“要你喜欢有什么用,我觉得再瘦点好。”

我唏嘘到:“看来天下女人是一家,我姨妈也是爱美之人。”然后用勺子舀上一个混沌就往嘴里塞,也许是太饿了,又光顾着和姨妈说话,忘了馄饨还很烫,这一塞进去,把我的舌头烫的够呛。赶忙哇哇大叫了起来,边叫边用舌头顶着馄饨,企图降低点对我舌头的伤害。

姨妈焦急的走过来,迅速的用她柔嫩的手掌放到我嘴边,略带生气的说:“你傻啊,快吐出来,多大个人了,吃馄饨还不注意。”虽然生气,但我听出来姨妈的心疼。

我被疼得受不了,也顾不得其他,就将含着的馄饨吐在了姨妈的手心。然后大声的呼气吸气。

姨妈见我这个模样,哈哈大笑起来,笑的我反而不好意思了,我说:“姨妈,你还有没有良心啊,我都烫成这样了,你还笑我。”

姨妈说:“让你长长记性,以后就不敢这么吃馄饨了”,说着把另一只手伸过来:“你瞧瞧你,口水全吐到姨妈手上了,你下巴也有,别动,姨妈给你擦擦。”

然后用另一只擦我的下巴,姨妈白嫩的小手在我下巴动作的时候,我能闻到手上的大宝sod的味道。

擦完后,姨妈将馄饨扔到垃圾桶去洗手去了,我拿纸巾擦了下嘴巴,才想到一个事,就是刚才姨妈干嘛那么着急,不用纸巾给我擦。转念一想,或许是以前刘慧经常这样,她习惯性的。

姨妈洗完手擦干来到客厅,温柔似乎略有自责的说:“慢点吃,以后姨妈再也不给你买馄饨了。”

我坐在沙发上说:“恩,我也不要吃馄饨了,姨妈做的比这个好吃一百倍。”

姨妈笑着说:“来来来,让姨妈尝一个馄饨,看看是不是甜的,怎么让我外甥的嘴巴这么甜。”

我听姨妈这么说,心里无限甜蜜,舀起一个混沌,一只手放在下面以防掉下来,对姨妈说:“姨妈,还真是甜的,你尝一个试试。”

姨妈说:“别闹,哪有混沌是甜的,又不是汤圆。”

我一副很认真的样子,然后吹了吹混沌,说道:“是的姨妈,真的很甜,你尝一个试试看。”

姨妈说:“怎么可能,虽然他们家也有汤圆的,但不至于把盐和糖搞错吧。”

我说:“姨妈你不信来试试。”说着我就站起来。

此时姨妈和我面对面的站着,她比我矮大半个头,我将勺子递到姨妈嘴边,另一只手还是继续放在下面,防止馄饨万一掉下来,我说:“姨妈,现在冷了不会像我刚才那样了,你尝一个看甜不甜。”

我看到姨妈眨巴着眼睛,她画了细细的眼线,显得娇媚动人。姨妈将信将疑的张开嘴巴,我将混沌喂给她吃。见姨妈已经把混沌含在了嘴里,我笑着说:“乖吗,爱吃饭的才是乖宝宝。”

姨妈还没来得及咀嚼,听我这么说,就知道是我是拿她打趣,要过来掐我,我不抵抗也不躲避,任她掐。掐了没几秒就松开了,这女人都一样,声势浩大,真的任她掐了,又舍不得用力了。

我说:“姨妈,好吃吗”

姨妈是个有教养的女人,所以嘴里有东西的时候一般都不说话的,这次也不例外,我就见她憋红着的脸慢慢的咀嚼着馄饨,直到全部咽下,才翻白眼对我说:“少拿你姨妈打趣,快吃吧,我要去厨房忙了。”

看到姨妈去厨房的背影,我猜她是不好意思了,我的内心感觉无比的兴奋,刚才喂姨妈吃混沌的那一瞬间,也确确实实让我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心动。

我决定了,无论如何,我也要把我可爱的姨妈给攻陷,哪怕天理难容,哪怕死无葬身之地。

迅速的吃完馄饨,我想着该怎样攻陷姨妈这块堡垒,毕竟直接坦露心声肯定不现实,而且还会遭到姨妈的反感,以后肯定会时刻警醒和我之间的关系,这样适得其反。

思来想去,唯一的方法就是通过另一个微信,伪造一个身份,和姨妈慢慢熟悉,让她喜欢上伪造的那个我。

可是现在她都不愿意加我的微信,这确实是个让人心烦的事。

姨妈是个喜欢看书的人,平常对古文诗词各方面也颇有研究和喜爱,这或许是一个突破口。

看到姨妈在厨房忙碌的身影,觉得自己无比幸福的同时,又夹杂着惆怅。忽然想起以前读过的一首诗叫凤求凰,不由得灵机一动,赶忙登上那个微信号,添加姨妈的号,写上:“有美人兮,见之不忘。”然后发送。

看到姨妈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叮咚”一声,知道姨妈已经收到,不免心里的小鹿乱撞,但此刻姨妈还在厨房里忙碌着,并没有听到手机的声音。大概过了十多分钟,姨妈摘好菜从厨房出来,拿起手机问我:“吃完了啊。”

我说:“是的,姨妈刚才你的手机响了,是不是有谁给你打电话了。”

姨妈看着手机说:“没有呢,有个不认识的人给我发微信,你看会电视,姨妈进房看下书,待会儿给你做好吃的。”

我假装无所事事的说:“好的”,其实心里早已波涛云勇了,想来姨妈肯定又不会回我了。

姨妈走进自己的卧室,就在我感到深深的挫败感的时候,手机“叮咚”一声响了。只见屏幕上显示着姨妈已经添加我为好友了,并且还发来一个消息:“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你很执着嘛,干嘛一直加我。”

我的心仿佛要跳出来了,如果有人中了500万彩票,想来应该就是我此时此刻的心情了吧。

我回复到:“就是看你的头像很有缘,所以想加你,我不想错失一个机会。”

等了很久,姨妈才回复到:“好多人都说我这头像土,什么机会,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平复心情,回复到:“以后自然会告诉你,我姓杨,单名一个涛字。”

姨妈:“杨涛我外甥叫张涛,哈哈。”看到姨妈发来这个,我顿生悔意,以前贴吧里泡妞的时候我就习惯用杨涛这个假名字,所以很自然的也就和姨妈说了。

却不曾想这样大大的增加了穿帮的可能。

虽然自责和心跳加速,但我还是假装轻松的说:“不会吧,你都有外甥了那你多大。”

姨妈回复到:“问女人年龄可是不礼貌的,算了,不和你聊了,我要看书了。”

我回复到:“别啊,陪我聊聊吗。”等了很久,还是没有回复。

我又发了一条:“姐姐,你说有外甥,我怎么就不信呢。”依然没有回复。

一直到十一点半姨妈出来做饭,还是没有给我回复。这让我深深的懊恼,不知道哪里说错了,但转念一想,好歹加上了姨妈的微信,以后就有的的是机会。

好吧,我承认自己就是这么阿q,但我还是心存希望,会让姨妈搭理我的。

用小号加上姨妈之后的日子里,在微信上我们并没有聊太多话,想来姨妈的性格也的确如此,不喜欢和陌生人聊天,尤其是我一开始没把董阿姨和姨妈完全区分开来对待,显得有点轻浮。

估计这让姨妈产生了几分反感,我给她发信息,五句能回一句就算不错了,而这句通常都是我发“早上好”的时候,姨妈回一个“早。”

不过有一天我发现姨妈的头像换了,换成上回我们在万达广场的喷泉边,我给她拍的照片,她截了上半身做头像,洋溢着的笑容,让我心生爱怜。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