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过程写得详细的小说,老师太粗不行坐不下去

2021-09-14 17:33 · 1zhushu.com

或许韩晓萌是想掐死我的,但是她手上没有那么大的力气。

我在她身下肆意搅弄的手指,就是泄出她力气的罪魁祸首。

“混蛋,你拿、拿出来,别弄,别……”

旖旎的娇吟旋即爆发在我耳旁,原本还掐着我脖子的双手,这时候已经搭在我的肩头,甚至她整具身子都瘫软在我身上,除了魅声央求再没有别的力气。

耳听着一种搅弄水的声响,我愈发的兴奋。

要不是方婷很快会回来,我非得就地再跟她来上一发不可,好好的舒服下子。

娇息急促中,她费劲的央求着,“小锋,小锋我求求你了,你放过我吧!”

借着她的央求,我点了点头,“那行,不过我现在又想要你了,你用脚帮我弄。”

她不干,但是随着我手指的再次撩弄,她立刻改口,在旖旎的痛楚中答应下来。

坐回位子上,我拿餐桌布掩盖,将裤链拉开。

而她的小脚丫,也在我眼神催促中很不情愿的伸了过来。

当温润和柔软彻底将我那里包裹时,我顿时兴奋的恨不能猛拍桌子。

那种钻进骨髓里的大惬意,真是爽翻了!

很快,方婷从外面回来,看不出丝毫的异样,只是望向我的目光中别有味道。

她像是羞赧,却也有种隐隐的觊觎,想来是刚才在我撩弄下,又想事儿了。

她不会随身带着那根大玩具吧?

心中泛起了这个心思,我就再也抑制不住了。

手掌再次放到桌下,重新抚弄上了她裹在肉色丝袜里那条光滑玉腿。

真的很细腻,透过丝袜细密的网眼,能看到其内的肌肤格外娇嫩,白的让我感觉到心动,恨不能立刻将嘴巴凑上去狠狠感受下。

拿手掌轻轻爱抚中,方婷赶紧并上了双腿,并拿眼神示意我,让我不要这样。

我不管,我身下正享受着韩晓萌那双细腻迷人的小脚丫,我手上也不能空着。

所以我摸的更带劲了,不顾方婷的阻止,再次探向了她的裙子。

在感受那双丝袜美腿的光滑同时,也感受着属于方婷娇躯火热的娇媚。

“嗯、嗯!”

方婷故意用清嗓子的声音来掩饰压抑不住的嘤咛,小手更是死死抓住我的手。

她不想让我继续了,她是在怕发出不和谐的声音来会很难堪。

但对面的韩晓萌也没好到哪去,我能看到她脸色通红通红的,就跟要滴血似的。

方婷也注意到了这点,她借着开口说话压抑那种本能。

“晓萌啊,你脸怎么通红通红的,你是不太舒服吗?”

“没、没有,有点热……”

韩晓萌胡乱的解释着,从她的语气中我就能听出她的紧张。

旁边方婷似乎也挺紧张的,她看了眼远处的空调遥控器。

我能猜到她想拿遥控器调整下室内温度,但我就是不撒手,她也不敢强行起身。

万一‘哧啦’一声从她裙内响起,连丝袜带小裤裤的都破了,那更尴尬。

所以她吱吱唔唔的说起其他事情,转移过了这个话题……

一顿普通的午饭而已,足足吃了一个多小时。

方婷和韩晓萌这顿午饭显然是没吃好,俩人脸色都通红通红的。

尤其是方婷,更是急躁的要死要活的,在椅子上都快坐不住了。

几次我都忍不住想抠破丝袜将指头伸进去给予她最大的快乐,可又担心她一时爽歪歪了忍不住的喊出声来,所以终究没有继续。

终于,在韩晓萌的忙活下,我感觉到了爱的来临。

我一把抄住她的小脚丫,任裤管低垂,然后将那里伸了进去。

下一瞬,我紧贴着她的小腿就是蹭蹭的一通释放。

她羞到不行不行的,可碍于方婷在场她又不敢反抗,只能狠狠瞪视着我。

尽管她那眼神中确实挺凶的,可真正的威胁力,无限接近于零蛋。

我爽了,自然也就不再折腾方婷了,韩晓萌也抽回了小脚丫。

两个女人同时出了一口气,韩晓萌随即以还有事为由先行离开了。

观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我觉得她走路特别别扭,就像是鞋窟窿里踩着什么似的。

不过想想也可以理解,顺着小腿滑下来,自然是进鞋子里了。

在跟方婷离开饭店后,她羞恼的在我肩头扇了一巴掌,不过没用力。

“小锋,阿姨被你折腾死了,不是说好那里没有知了龟了吗,你怎么还抠啊?”

我很委屈地望着方婷,“小锋知道那里没有知了龟,可就是喜欢摸方婷那里。小锋的大玩具还很难受,想进去玩……”

方婷羞到不行,但我还是看到她偷偷低头瞥了眼我那里。

她想那事儿了。

我觉得今天回去可能有机会跟她做些什么,让今天放个双响炮。

但意外的是,面对随后的言语挑弄,她始终不肯松口应许。

出租车来了,我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随她规矩的上车。

为了避开我,她甚至主动坐到了前排,怕我再摸知了龟……

接下来的近半个月时间里,再也没有什么特别旖旎的事情发生。

方婷整天待在家里,多数时间都在抱着小聪。

阿芸也有了自己的卧室,当着方婷的面我也不好再做些什么。

韩晓萌那里更是没机会,康复中心半月一去,我想她想得要死。

好难受,我急需发泄发泄。

可没成想的,这晚竟然以另外一种方式给发泄出来了。

这天晚上,吃完饭后我们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突然敲门声响起。

方婷抱着孩子,阿芸去开门,结果刚开门阿芸就被人给抱住了。

“老婆,我想死你了,今晚你就让我好好弄弄吧!”

奔着脑门就是一通亲,直亲的阿芸连番挣扎捶打,这才好不容易脱离。

门外站着的那个家伙,竟然是方婷的前夫,那个醉汉!

看到他以后,我蹭地一下子就站起身来,方婷更是紧张的赶紧将小聪放下。

不过我们都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的,醉汉反倒色迷迷地望向了阿芸。

“呦喝,还有意外收获,屋里还有个漂亮娘们儿呢,看来今晚要一炮俩响啊!”

语气中浓郁的猥亵味道,几乎都化成实质,吓的阿芸尖叫着倒退。

不过下一刻,醉汉凶狠的目光就望向了我——

“你特么的小壁崽子,上次竟然敢踢我,还找保安打我,今晚看我不弄死你!”

‘砰’的一下房门被带上,醉汉闯进了屋内。

他随后从身后摸出把匕首,银光霍霍,磨的特别锋利,显然是精心准备的。

掂弄着匕首,他在狞笑中朝我走来。

阿芸早就吓的不行了,老早跑到了我的身后藏着,身子颤的像是个筛子。

而方婷则要勇敢许多,看她表情她也很害怕,但还是张开双臂将我护在身后。

“有什么事情你冲我来,不管他们的是,你放过他们!”

“冲你去?我呸,我当然要冲你去,我还要冲你下面去呢,给你割成十字花的!”

醉汉吐了口痰在地上,朝我走来的步子更凶了,口中还污言秽语不停。

方婷既羞又怕,不过还是嘱咐阿芸抱着小聪,带我到里屋去。

阿芸倒是很听话,抱起小聪拽着我的手就跑。

我本想留下,但看到醉汉握着的匕首后就放弃了。

醉汉想要追我,方婷紧紧护着,拿身体替我挡着那把尖锐的匕首。

“贱娘们儿你滚开,你再不滚开,我特么现在就给你一刀豁成十字花X!”

醉汉拿匕首狠狠威胁着,方婷紧闭着眼睛看起来特别害怕,但她始终不挪步。

阿芸拽着我就近躲到厨房,随手就要关闭厨房门。

我真恨不能给她一脚,害怕可以,可方婷的安危就彻底不管了?

不过也没法怪她什么,我一把抓住即将关闭的房门,另一手则摸起了菜刀。

将握刀的右手藏在身后,我颤颤的出了厨房。

“叔叔,你能不能放过阿姨,阿姨人很好的……”

我颤声的跟醉汉说着,脸上挂足了害怕的样子。

他看起来挺得意,“吗的,你现在知道害怕了?现在知道叫叔叔了?你个傻壁崽子之前不是挺厉害的吗,还敢踢我,还喊保安打我,现在告饶了?”

醉汉还在得意的说着什么,方婷就赶紧往屋里推我,不让我出来。

“去尼玛的,别妨碍老子弄死他!”

醉汉一把就搂住了方婷的腰身,将她羸弱的娇躯一把甩向旁边。

正是这个时候,我趁他不注意,怒手起刀狠狠就给劈了下去。

刚好菜刀砍在了他胳膊上,划出一道很深的大口子,鲜血瞬间外溢。

‘当’的一声,吃痛的他撒手,锋锐的匕首掉落在地。

“你、你敢砍我?!”

我特么砍不死你,老子是智障,这就是安全牌!!!

我再度扬起菜刀,奔着他脑门就砍了过去。

醉汉当时就吓傻眼了,急赤白脸的转身就跑,菜刀又顺着他后背砍下。

身上那件发黄的老头衫就跟他后背的皮肉一样,在菜刀劈砍下很轻易就撕开了。

鲜血淋漓坠地,他嗷嗷痛叫着往门口跑。

我还想追上去再砍他一顿,结果这时候方婷却从身后紧紧将我抱住。

“小锋、小锋,不能砍,砍死他你要偿命的!”

“阿姨,我看电视上演的,傻子杀人不用偿命。他老欺负你,让我杀了他吧!”

我这是一出口,方婷还没来得及起反应呢,醉汉跑的更快了。

开了门呼呼的就往消防楼梯跑,连电梯都不坐了,惟恐我真要了他的命。

在醉汉逃走后,方婷赶紧闭上门,把我手里的猜到给夺下来。

随后她紧紧抱住我,颤声嘱咐我说,“小锋,可不能再砍人了,可不能再这样了,你一定要记住阿姨的话,千万不能再学电视上的东西了。”

我知道她是担心我以后再做这种冲动的事情,所以我告诉她说,“阿姨,小锋不做了,但是谁要是再欺负阿姨,我就砍死他,谁也不能欺负阿姨!”

在我说完后,方婷感动到不行,将我搂的更紧了。

我胸前和她那里紧紧贴合在一起,直挤的我下面都有了感觉。

于是情不自禁的,我就奔着她裙子那儿去了。

狠狠撞了一下后,方婷当时就爆发出了醉声的娇吟,魅到了骨子里面。

“小锋~!”

她后退几步后,红着脸蛋儿狠狠跺脚,喊我的声音中斥满了旖旎的嗔意。

我有些不太好意思,她表达对我的感情呢,我却直接弄上那里,实在是……

好在厨房里传出小聪的哭声,她赶紧跑了过去,将小聪抱回自己怀里。

“谢谢你啊,阿芸,谢谢你照顾小锋和小聪。”

对于阿芸刚才的畏缩和退避,方婷没有半分责怪,反倒还表达起感激。

阿芸看了眼屋外,确定醉汉不在后,这才出门。

“那个人是谁啊,他总来这里吗?”

看起来阿芸对方婷的感谢并不在意,她更在意自己的安全。

方婷尴尬的笑了笑,“不认识,应该是喝醉了认错人了,你赶紧回房睡吧!”

阿芸被打发回房睡觉了,方婷嘱咐我也赶紧休息后,就抱着小聪回到了自己房间。

客厅里,阿芸犹犹豫豫的,时不时的还会望向门口,想来是在担心醉汉再回来。

我准备去洗漱的时候,她一把拉住了我的手。

“小锋,晚上阿芸去你房间睡好不好,给你讲故事。”

讲故事?她是害怕了,所以想找我壮胆才是真的吧?

我倒是不是很介意她今晚的畏缩和退避,但也绝不会让我喜欢。

所以我很高兴的就答应了她讲故事的要求,兴高采烈的拉着她回了屋里。

讲个鸡毛的故事,今晚我争取先用你那娇媚的身子,写一部故事好了!

当着阿芸的面,我迅速脱光了衣服,然后就那么赤条条的站在她面前。

“阿芸,你脱衣服啊,你睡觉不脱衣服的吗?”

我的身子,我的话,让阿芸脸色通红,似乎有些不敢看我。

但我还是注意到,她有偷偷地瞭了我下面一眼,眼神中隐隐有些贪婪。

我喜欢她这种贪婪的眼神,我更愿意满足她。

于是,我凑到她的近前,伸手摸向了她的裤腰。

“阿芸,小锋帮你脱裤裤,你给小锋讲故事。”

她羞的连忙阻止,但她的话哪有我的手快。

不等她阻止完的,我的手掌就一下子摸进了她的裤子内,一把将那儿给抠住。

当时,阿芸就爆出了销魂的欢吟声,让媚然的春意充盈了整个房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