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厨房干到沙发再到卧室,家公在沙发要了我

2021-09-14 20:21 · 1zhushu.com

我绕过格子办公桌,径直上了楼,公司的会议室在二楼,有一个独立的空间,位置极为私密,同时也保证了聊天内容不会被敌对的公司所窃取。

这里除了每日的例行会议之外,基本上不会出现其他人,而今日秦岚是谈一桩极为重要的生意,自然是不允许任何员工上来打扰,静谧的掉落一根针都能听得见。

我蹑手蹑脚的上了楼,悄悄按亮了密码锁,小心的将门合上,沿着空荡的走廊朝着会议室行去。

正当我伸手准备敲门的时候,屋内突然传来的一声惊呼引起了我的注意,悬在半空中的手并没有敲下去。

“李总,李总您别这样。”

是秦岚的声音,焦急中带着一丝丝惶恐,此时正不断的惊呼着。

“嘿嘿,小岚,这件事你可要考虑清楚,对你我都有好处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从会议室里传了出来,我皱了皱眉,没想到自己竟然遇上了这种尴尬事。

“李总,我们只是合作关系,正经谈合作就可以了,你要是再这样,我就叫人了。”秦岚的声音明显微弱了许多,有些羞愧的求饶道。

想不到平日间强势的秦岚,竟然也会遇见这种事情,我想着昨天白日间发生的事情,心底忍不住泛起一片涟漪,于心不忍,想着推门进去。

“呦呵,没穿内衣,你这不是在诱惑我吗?”李总的声音淫荡的响起,玩味的调侃着秦岚,我咬了咬牙,若是自己闯进去,看到了这一切,岂不是会被秦岚责骂?

我强行忍住心中英雄救美的欲望,在门口不断的徘徊,一边悄悄的听着里面的对话。

“啪。”

我心中也是一惊,想不到秦岚竟然不惜得罪自己的客户,猛的一巴掌扇在李总的脸上,我身子趴在门上,沿着门缝悄悄观察着里面的情况,看的是一清二楚。

“他妈的,还没有人敢对我这样。”

李总一只手捂住脸,一只手将秦岚猛地拽了过来,拉扯到了会议桌上,露出了OL裙底的风光,身侧的助理和两三个总监正图谋不轨的盯着秦岚,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嘴角带着一抹邪笑。

“老混蛋。”见到秦岚如此受人欺辱,我也有些忍不住,但李总接下里的一番话,让我再次顿住了脚步。

“秦岚,我告诉你,你们公司现在的这种状态,不出三个月就得倒闭,况且那个陈圆圆想要从你们公司跳楼自杀,这个消息我已经掌握了,如果我将消息出售给媒体,你知道是什么后果。”

李总紧紧的攥住秦岚的手,却并无另一步动作,只是苦口婆心的劝说着秦岚。

“李总,我求求你放过我……这生意,我不要了。”秦岚的声音中带着哭腔,苦苦哀求着李总。

“你说不要就不要了?你别忘了,如果中途终止,按照合同,你需要赔付违约金的。”李总接过身侧助理递上来的合同,一把扔在秦岚的脸上。

“看看吧,这个数额,我想现在的你应该赔付不起。”

秦岚理了理凌乱的头发,怔怔的看着合同上的金额,整个人都在颤抖。

“李东,你耍我?”

现在,秦岚是被人给欺骗了,合同上的金额完全不对,那份巨额数字的背后,是一连串的阴谋。

“做事要讲法律的。”李东提了提裤子,一脸狡黠的笑容看着秦岚。“我警告你,如果你乱说,我在追回损失的同时,可能会起诉你侵犯了我的名誉权。”

“现在,给你两条路,要么,乖乖的赔钱,要么,就是满足我的身体。”李东上下扫量着秦岚,淫荡的笑着。

而门外的我,此时早就拿出手机拍摄着,只等一个时机。

秦岚面露难色,久久没有言语,静静地呆坐在那,不知道想些什么。

“好,李总,我输了,我选择……后者……”秦岚缓缓的说道,咬紧了嘴唇,脸上一副羞愧的神色。

正在此时,我猛地踢开了大门。

“秦总,您的咖啡。”我扫视了一眼全场,将咖啡和手机同时放在了桌上。

“还有,李总,你方才的话,我全部拍摄下来了,您是自己走呢,还是我打电话报警。”

秦岚感激的看了我一眼,我回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对着李东露出一抹邪笑。

“好小子,你有种!”李东起身盯着我,冷哼一声,随即带着人火速的离开了会议室。

“谢谢你。”秦岚抹去脸上的泪痕,又重新恢复了往日冰冷的样子。

我凑身上前,满脑子都是昨日发生的事情,根本顾不上秦岚说了些什么……

秦岚见我没反应,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此时我才反应过来,浑浑噩噩的点了点头,一愣神的功夫,秦岚已经凑到自己的脸前,吓了我一跳。

“那个……秦总。”

秦岚衣衫不整,巨大的鸿沟裸露在我的眼前,我吞咽了一口口水,定定的看着眼前巨硕的白皙。

“看什么呢?”

秦岚脸上一阵羞红,伸手推搡着我的头。

“哎呦。”

我的头撞到椅背上,瞬间疼得他俯下身去。

“你没事吧?”

秦岚脸色一变,慌张的走上前,连忙查看着我的伤势,却发现我原本就是演的,一把抓住了秦岚的手。

“秦总,昨天的事情,对不起啊。”

我嬉皮笑脸的说道,气的秦岚一巴掌想要扇上去,却被我伸手挡住。

“哎,秦总,我这次是诚心诚意的,您不能打我。”

“那意思你以前就不是诚心的?”

秦岚目光一转,盯着我两腿之间鼓囊囊的家伙看去,没想到那里已经有了反应。

“混蛋。”秦岚恼羞成怒,板起脸来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不时的翻看着手机。

“对了,今天晚上,我有一个聚会,你跟我一起去吧。”快到门口的时候,秦岚回头冲着我说道。

我心头一悦,难道今晚有戏?

“还有。”秦岚目光清冷,淡淡的看着我,“今天的事情,不许说出去,否则,要你好看!”

我正在兴头上,秦岚突然而来的呵斥,如同给他泼了一盆凉水。

“知道了,秦总。”

等秦岚走后,我忍不住看了看手机中的录像,心里却突然浮现出火热的景象——

秦岚娇喘着被李东按压在办公桌上,李东一边威胁秦岚一边揉捏,特别是胸口的那对儿饱满不断变幻出各种形状……

想着想着,我禁不住吞咽着口水,原本已经将视频放到了删除菜单,又重新拉了回来。

要是没有我,说不定今天就会发生所想的这些了。

我得意的挑了挑眉毛,但没等愉悦多久,又变得满面愁容。

“不知道晚上又要指使我做什么事呢?”

我并没有及时出去,坐在会议室中发呆,一上午都跑动跑西,只感觉到身心俱疲,什么念头都没有了。

加上陈圆圆与昨夜截然不同的态度,也让我心中极为不爽,愣愣的呆坐在屋内,抬头仰望着天花板。

直到秦岚再次上来,发现我在此偷懒,才悻悻的回到楼下工作。

夜晚下班,公司内已经走的差不多了,陈圆圆临行前呆呆的看了办公室中的我一眼,跺了跺脚,还在生着昨晚的气,索性拎起包,气嘟嘟的走了。

而静坐在办公室中的我一动都不敢动,当然不知道陈圆圆内心所想,等到他再想起的时候,整间公司只剩下秦岚和我两个人了。

“走吧。”秦岚终于处理好最后一份文件,来到我的办公桌前,冷言厉色的呵斥着,将一把车钥匙甩着他面前。

地下停车场内,我按亮了那辆纯黑色保时捷的车钥匙,先为秦岚打开了车门,随后自己也上了车,启动了车辆。

“那个……秦总,我们去哪?”我透过后视镜看向秦岚,此时秦岚正在补妆,听到我问道,不免有些不耐烦。

“去富春园。”秦岚翻了个白眼。

富春园是一家高端而小众的餐厅,集结着几乎本市所有白富美的地方,我曾经被那里巨大的别墅区所震惊了,整个餐厅完全就是一座城堡的样子,里面的设备一应俱全。

“秦总,今天是去见谁啊?”

虽然我今日换了一身新衣服,但白日间秦岚不冷不热的话,也让他对自己极度没有自信,自己丢脸是小事,若是让秦岚丢脸,麻烦可就大了,甚至会失去眼前的这份工作。

“是和我闺蜜,只有咱们三个。”

秦岚始终冷着脸,不知道是白天李东的缘故,还是秦岚仍然在生自己的气,我也不敢过多追问,一路上只能安静的开着车,气氛十分尴尬。

我泊好车,随着秦岚进入到富春园的大堂,上前报了名号,由接侍者带两人前往他们的别墅套间。

“您好,秦小姐,祝您用餐愉快。”

两人停在一间古朴的苏式建筑面前,侍者伸手请两人进去,自己则守在门口。

“这么高端。”我小声的嘟囔着,环顾着四周迤逦的环境和山水,心中不免有些感叹。

毕竟他刚刚从学校出来,还未曾见过什么大世面,难免有些露怯。

“介绍一下,我的闺蜜,王紫怡。”

只见一个性感绝伦的女人出现在面前。

我连忙抬头看去,瞬间被眼前这个女人给惊呆住了。

若是说秦岚是冰山美人,陈圆圆就是那种清纯可爱的类型,而眼前的王紫怡,却长了一副精雕细琢的脸,饱满精致的五官像是外国人一样,就算是女人恐怕也忍不住多看两眼。

“你……你好。”我连忙躬身打着招呼,秦岚翻了个白眼,不满的看着我。

没出息的家伙!

秦岚心底暗骂着,但在闺蜜面前,又不好意思直接说出口。

王紫怡也被眼前这个冒冒失失的小伙子逗乐了,忍不住多瞅了两眼,笑着回应着我。

三人进到屋内,别墅一楼是一整间用餐的地方,二楼是休憩和娱乐的地方,我为了防止丢人,甚至不敢抬头过多的观察。

“来吧,点餐吧。”

三人面前人手一台IPAD,点餐过后,秦岚和王紫怡手牵着手坐到沙发上,互相攀谈起美容秘方和心得。

“要我说,你那个废物老公,早就该散了。”秦岚拉着王紫怡的手,小声的说道。

“常年不回家,想必在国外已经有人了,你这里,都长草了吧。”

秦岚指了指王紫怡的下面,笑着调侃道。

“你还说我。”王紫怡神秘兮兮的凑到秦岚的耳边,“你不也是,常年不穿内裤,我上次送给你的‘男朋友’还好用吗?”

“现在谁还用那个呀。”秦岚嗤笑一声,眼神示意着王紫怡看向我。

“看到没有,我公司的员工,知道吗,他有一根……驴的家伙。”

王紫怡忍不住笑,也让我顺着声音源头望向这边。

“小声点。”秦岚娇嗔道,“别让人听到了,我也是意外发现的。”

“哦……那你用过没有?”王紫怡也同样回以眼色,拿秦岚打趣。

“还没,我只是无意间看到了,现在还没尝试过。”秦岚脸色涨红,两人边喝边聊,不一会,就有了醉意,脸上红扑扑的,泛起了红晕。

我也一直没闲着,佯装玩着手机,实际上,却在偷听着两人的谈话,两人说的话,一字不落的塞进了耳朵里。

我装出一副淡定的模样,假装没有听到两人的对话,但他明显的感觉到,自从秦岚跟王紫怡提起那事之后,王紫怡似乎有意无意的偷瞄着我。

“喂,我说,要不我给你介绍介绍?”秦岚略带醉意,朦胧着双眼看向王紫怡。

“切,我还不知道你。”王紫怡撇了撇嘴,“有好东西从来不愿意分享,抠门的要死,你快自己留着吧,我才不用呢。”

话虽如此,此时的王紫怡已然安耐不住心中的欲望,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脑海中全是我赤身裸体的样子。

“你这么守活寡也不是办法呀。”秦岚皱了皱眉,一副担忧的神色,“况且,你老公一年才回来一次,怎么着,你们倒不如各玩各的。”

“那怎么行。”王紫怡的脸上略过一丝惊慌和羞红,扭头转向另一边。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