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太深了肚子鼓起来了,把佛珠一颗颗塞进体内

2021-09-14 20:39 · 1zhushu.com

可以看的出,不是一般的有钱人,还真住不起这个地方。

白亦非刚走进去,就有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销售员过来了,“先生,要看房吗?我们这里的套房还有很多。”

白亦非点点头,有些不适应销售员的热情。

想想他之前去买车的时候,因为穿着原因,被各种瞧不起,现在不过穿了一身名牌西装,这些人的态度就像见了亲生父母一样!

销售员笑着问道:“先生这边请,先生要看哪种户型的?”

白亦非跟着过去看了一眼,问道:“风景要好,楼层稍微高一点,面积大一点的。”

“这边,一期六栋二十八楼,一共两百平米,刚好符合您的要求。”

白亦非点点头,“还不错。”

顿了一下又问道:“还有大一点的吗?”

销售员愣了一下,然后狂喜,介绍道:“再大一点的就是那边的别墅区了。”

白亦非顺着看了过去,发现别墅区的环境比小区还要好,加上面积又大,于是点头道:“就别墅吧!”

销售员已经激动得不行了,这一套别墅可是价值五百万啊!她的提成至少也有十多万,今后三年就算没有业绩提成,她照样吃的开!

“好的,先生,您稍等,我这就去给您办理合同。”销售员收敛了一下激动的心情,说了一句就去办理合同了。

白亦非等在原地,顺便看看其他的楼盘房子。

“白亦非?”

一个充满惊讶和怒气的声音传来。

白亦非闻声看了过去,有些无语。

怎么又遇到了赵鹏?当真是冤家路窄!

赵鹏也觉得是冤家路窄,看到白亦非的那一瞬间,昨天受到的难堪让他下意识地大吼了一声。

也因为这一声吼,大厅的人都听到了,还看了过来。

白亦非淡淡地看了眼赵鹏,再看他的架势,应该是来谈合作的。

赵鹏走了过来,“白亦非,好啊!你现在有钱了?还来这里买房子?”

说完又嘲讽道:“你买得起吗?别以为买得起车,就能买得起房子,这里的房子,随便都是三四百万!”

他以为白亦非再有钱,有两百万就顶天了,怎么还会有多余的钱?

白亦非本来不想理他,不过看他这嚣张的样子,冷笑一声:“呵,我有钱你就能不还钱了?”

赵鹏咬牙切齿,“我他妈过的什么日子你知道吗?还让我还钱?”

白亦非耸肩,“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你!”赵鹏气的不行。

白亦非看了眼他的公文包,问道:“来谈合作?什么合作?和蓝波港?”

“关你屁事!”赵鹏瞪着白亦非,“哼!等我公司和侯爵集团合作上了,身价今非昔比,你那两百万,在我面前,屁都不是!”

蓝波港是侯爵集团旗下的,算是一个小的分公司。

白亦非挑眉,和侯爵集团合作啊!那就好办了。

不再理会赵鹏,直接拨了龙玲玲的电话。

这时,赵鹏注意到了白亦非的穿着,出言讽刺,“呵!以为有几个钱,就学人家穿名牌,真把自己当有钱人了?”

“再怎么穿,也掩盖不了你一个乡下穷小子的穷酸气质!”

电话还没接通,听到赵鹏的话,白亦非毫无感觉,“我一个乡下穷小子都买得起,你肯定也买的起咯?”

赵鹏一滞,他根本就买不起,公司资金运转紧张,他哪里来的钱去买这些?

这话的意思是他连一个乡下穷小子都不如?

这时,电话接通了。

“喂,龙助理,通知一下蓝波港的经理,就说和飞鹏广告公司的合作取消。”

电话那边的龙玲玲皱眉,“董事长......”

“这是通知,不是商量。”白亦非说完就挂了电话。

赵鹏听到了侯爵集团助理和自己公司名字,愣了一下。

然后哈哈大笑,“白亦非,你是不是脑子有病?以为假装打个电话,就真的认识侯爵集团的龙助理了?“

“就算认识,你以为你是谁?你说什么,龙助理就会做什么?”

白亦非不以为意地笑了笑,“不是要谈合作吗?不守时可不是好习惯。”

“你!”赵鹏咬牙切齿,“你给我等着!”

说完,赵鹏不得不进去找经理了,这个合作对他来说很重要,一点儿差错都不能有。

这时,刚好办理完合同的销售员回来了,将什么手续都办理好了,交到了白亦非手上。

白亦非很满意地点头,拿着东西出门了。

而赵鹏,在进去找经理后,经理面带微笑地迎了上去。

“赵总,幸会。”

赵鹏笑了笑,“刘经理幸会,幸会。”

两人坐下,谈起了合作。

只是谈了几分钟,刘经理就接到了龙玲玲的电话,“不好意思,先接个电话。”

“您请。”赵鹏自然不敢介意。

不一会儿,刘经理接完电话回来,虽然心有疑惑,还是不得不按照上面要求来做。

进去后,赵鹏笑道:“刘经理回来了?那我们接着谈。”

刘经理没有坐下,而是说道:“不好意思,我们决定不与贵公司合作了。”

赵鹏的笑瞬间僵在了脸上,整个人都愣住了。

怎么可能?

刚才可不是这样的!

“刘经理,刚才不是说的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赵鹏难以置信。

刘经理淡淡回道:“因为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侯爵集团以后都不会和贵公司有任何合作。”

轰!

赵鹏像是被闪电劈中一样,整个人都呆滞了。

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他得罪了谁?

这时,赵鹏突然想到了刚才白亦非的电话,瞪大了双眼。

“是白亦非?白亦非是不是?”赵鹏不甘地站起身问道。

刘经理并不知道白亦非,更不知道新的董事长就是白亦非,只是回道:“赵总,我都是按照上面的指示吩咐,其他的一概不知。”

还不等赵鹏说话,刘经理又道:“我这边还有事儿,就不招待赵总了。”

赵鹏被客气地请了出去。

到了售楼大厅,赵鹏还处在呆愣中,“不可能!”

白亦非不过是一个乡下穷小子,怎么会认识龙助理?

更何况,这是关系到公司利益,龙助理没有理由无条件地按照白亦非说的做!

对,一定是巧合!他刚才只不过是在吓他而已!

自以为了解白亦非身份背景的赵鹏,怎么也想不到,白亦非会是侯爵集团的董事长。

......

白亦非回了李雪租的房子,到的时候,李雪还没回来,就进屋把一身昂贵的西装换了下来放好藏在柜子里。

出来后看了眼冰箱,发现还有菜,白亦非便撸起袖子准备做饭。

刚做好,李雪就回来了。

“白亦非?”李雪听到了厨房的动静。

白亦非围着围裙,看起来特别居家,“回来了?刚好,马上可以吃饭了。”

李雪点点头,看着白亦非进厨房的身影,突然有一种温馨感。

吃完饭,白亦非主动洗碗,让李雪去休息,李雪也没多说什么,回了房间。

洗完碗从厨房出来,白亦非看了眼李雪紧闭的房门,叹了口气,这才回了自己房间。

隔壁传来了李雪和周曲儿视频通话的声音。

“亲爱的,今天好烦啊!”

“怎么了?遇到什么事了?”

周曲儿哎了一声,“遇到了一个老色鬼!眼睛色眯眯的!”

“啊,那你没事吧?”

“没事儿,多亏了那个侯爵集团的董事长,是他给我解围,啊,说起来,我感觉我心动了!”

“心动了?那个侯爵集团董事长?”

“对啊!”周曲儿边说边笑的一脸明媚。

李雪有些无语,“侯爵集团的董事长年龄很大吧?你看到长什么样了吗?”

周曲儿把事情经过跟李雪说了一遍,又道:“我不管,看背影绝对还是一个年轻男人,不超过三十岁,反正我是心动了!”

李雪不得不打击道:“你别想太多,还是现实一点儿比较好,人家董事长说不定就是看不惯自己员工这样才出声的,估计连你是谁都不知道。”

“不大应该呀,说起来,我总觉得那背影有点儿熟悉,声音也是,像是你家老公白亦非,你家老公不会是隐形富豪,真的是侯爵集团董事长吧?”

“怎么可能?”李雪瞪了瞪眼。

周曲儿哈哈大笑起来。

白亦非听着两人的聊天,无奈苦笑,要是周曲儿知道他真的是侯爵集团的董事长,估计会很抓狂。

至于雪儿,她肯定难以接受吧?自己明明是出生农村,怎么会是侯爵集团董事长?

......

第二天上午,李氏果业会议室。

所有在公司任职的李氏人员都来了。

李老爷子看了眼大家,严肃道:“公司能有今天,是经历了三代人的努力,但如今科技发展太快,公司的经营模式已经落后了。”

“但要转型,推动新项目的启动,就必须有大量的资金注入。”

李老爷子说完,示意一边的的助理把文件给年轻一辈的人分发了下去。

“我们需要融资,这些都是你们需要自己去洽谈融资的企业,能不能成功就靠你们了。”

“正好是个历练的机会,如果这次融资谁表现突出,今后就是家族重点的培养对象。”

这个条件一说,大家都激动起来,个个摩拳擦掌,想要一展身手。

而李雪看到自己的企业后,皱起了眉头。

她需要洽谈的企业是柳氏集团,也就是柳钊锋所在的集团。

前两天才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她是真的不愿意去面对柳钊锋。

不过,倒是有人很乐意去。

李凡看到李雪的是柳氏集团,立马打起了主意。

家族年会上,柳钊锋送了那么大的礼,肯定是有意和李家打好关系,那他去谈合作的话,必定会很顺利,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让李雪抢了去?

至于李凡自己的,则是蓝波港房地产,这蓝波港是侯爵集团旗下的,不好说话,更别说谈什么融资了。

李凡看了眼李雪,道:“雪儿,我们换一下。”

说完不给李雪任何反驳的机会,伸手把两人的资料对换。

这个声音和动作引来了所有人的视线。

李凡顿了一下,笑着对李老爷子道:“爷爷,我跟柳公子关系还行,我去的话,这融资的事情就是十拿九稳的,要是雪儿去了,说不定谈不成,不是错失了一大笔的融资?”

“更何况,我在蓝波港那边有认识的同学,雪儿去了,也不会很难,到时候我跟他说一声就行了。”

李老爷子嗯了一声,问道:“李雪,你愿意去吗?”

比起柳氏集团,蓝波港的融资更难拿下,但李雪开口道:“我愿意。”

众人震惊了。

她竟然愿意去蓝波港,那可是侯爵集团旗下的。

不过想想也是,李雪一直都不受李老爷子待见,好的机会自然是要给李凡的。

李凡得意地看了一眼李雪,他才是受爷爷器重的孙子。

李雪不以为意。

就算再难她也不想去面对柳钊锋,她还是想凭着自己的实力去拿下融资,就算拿不下,她也尽力了。

不仅如此,还因为白亦非。

今早出门的时候,白亦非见李雪愁眉苦脸,就问了她什么事。

李雪说了一下李氏果业的情况,白亦非就告诉她,说如果有和侯爵集团谈的,就让她尽量争取一下。

李雪虽然疑惑,但看到白亦非那坚定的眼神,她下意识地就相信了白亦非。

散会后,起身出门。

“李雪是不是傻啊?侯爵集团可不是一般的企业。”

“可不是吗?那可是咱天北市的龙头企业,哪里看得上我们李氏?”

“哎!凡哥那边肯定很容易就谈到融资了,这李雪,不说也罢!”

李雪听到大家的窃窃私语,没有任何反应。

走到大门口,李家几个子弟都在。

李凡还叫了一声,“雪儿,要不要堂哥送你一程?你这车开过去,我怕人家会嫌弃咱们李氏,说不定连门都不让你进。”

“哈哈......”几个人听了大笑起来。

李雪皱眉,不理会他们,走向自己的长安小跑。

李凡上前,“李雪,你还真要不自量力去蓝波港谈融资?你别痴心妄想了!与其去完成这不可能的融资,还不如直接回家,和你那没用的废物老公一起在家老实呆着!”

李雪停了下来,瞪着李凡,“谁说我不能谈成?”

瞬间大家就安静了。

安静一瞬,李凡嗤笑一声,“就凭你?你以为你是谁?”

“不试试怎么知道?”李雪冷声道。

李凡轻哼,“呵,你要是谈成了,我立马跪下给你道歉,还把柳氏集团交给你去谈!”

“好!”李雪捏拳道。

李凡诧异,她竟然真的敢答应?

“好,既然你答应了,那你没谈成要怎么说?”

李雪冷哼一声,“你说怎么做?”

“你要是没谈成,我要你公开承认自己和李家没有任何关系!”李凡阴险地说道。

众人一听双眼都亮了,要是李雪承认和李家没有任何关系,那分家产的时候,可就没有李雪的份儿,他们就可以多分一些。

李雪一咬牙,“好!”

李凡见状笑的更加得意了,“那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了!”

李雪没再理他,而是开车准备先回家一趟。

路上,李雪的妈妈刘紫云来了电话,因为开车,就没接。

刘紫云却锲而不舍地一直打,李雪不得不找个路边停下,接了刘紫云的电话。

“妈。”

刘紫云听到声音立马开吼,“你长本事了?要不是秋颖告诉我你答应了李凡的条件,我还什么都不知道!你到底还有没有把你爸妈放在眼里?”

李雪皱眉,李秋颖是李家唯一一个和李雪关系好一点的堂姐。

文章标签